• 什么情况?有的县城房价涨到了三四万元

    2021-05-28 09:42:04 69 郭辉 0
  • 摘要:近期,“县城房价过万”受到舆论关注,有的县城房价甚至达到三四万元一平方米。房地产调控需要进一步精准施策,对虚火过旺的县城楼市,政府应及时出手“降温”,而对一些人均收入水平较高、经济增长速度快、人口导入较多的中小城市,宜理性看待房价合理上涨。


         “县城房价过万” 超九成在东部地区


           今年以来,多个中小城市出现房地产市场交易火爆的情况。


           全国有100余个县(县级市)房价均价超过每平方米1万元,其中海南陵水最高,浙江义乌第二。从区域分布看,超过九成位于东部沿海地区,以浙江、江苏、福建和海南等较为集中。


           一些普通小县城房价接近每平方米2万元。浙江西部与江西接壤的县级市江山市,3月房价均价为每平方米18608元,不少项目的二手房房价超过每平方米2.5万元。


           有的甚至更高。根据海南省统计部门数据,今年一季度,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新建商品住宅销售均价每平方米29343元,同比下降2.3%,但价格仍然领先其他县城。


           不仅价格高,而且涨速很快。


           2020年以来,苏北宿迁等地房价快速上涨,一些县城房价涨幅甚至超过所属地级市。宿迁市沭阳县2021年5月房价达每平方米12578元,比去年同期上涨31.20%。


           沭阳南部新城5年前新房价格仅为每平方米3000元,现在普遍在每平方米1.2万元以上,多个小区单价超过每平方米1.5万元。宿迁市二手房中介机构统计的5月宿迁市二手房涨幅排行榜上,位列涨幅前10名的小区有8个来自沭阳。


           针对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交易火爆的情况,江山市4月20日发布有关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12条措施,涵盖优化土地供应模式、实行住房限售、抑制不合理住房需求等方面。浙江省义乌、永康、开化也在近期出台收紧性楼市政策。


           谁推动了房价上涨?


           是什么推动了县城房价上涨?


         “一季度货币供给相对宽松,资金通过各种渠道流向房地产,有些是以经营贷、消费贷、房地产集合信托、资产证券化的形式。”东南沿海部分中小城市吸引力较大,加上一些人才政策、降低户籍门槛等因素,人口流入增加刺激房价上升。


           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,区域发展均衡,县域拥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。近年来,良好的营商环境助推县域经济发展,有效培养起百姓的购买力,同时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日益加强,房价存在较强支撑。


        “有朋友最近通过项目赚到一笔佣金,上海的房票又用完了,首先想到的是回乡置业。”在沪工作的浙江人吴先生说,房产投资是近期老乡聚会的热门话题,“总比把钱放在银行里强”。


           供需关系不平衡,也助推房价上涨。“陵水县紧挨着三亚,尤其清水湾等区域通过成片开发,整体品质较高,所以房价也一直参考三亚,居于高位。”海南省全域限购政策,且陵水已经连续多年未新增住宅供地,陵水存量房产已成“绝版”,房价上涨压力依然存在。


         “以浙江为例,山地多平地少,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也比较明显。”一位长期关注区域经济发展的专家说。


           此外,“学区房热”逐渐向中小城市传导。2021年以来,学区房成为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上涨的重要动力,“学区房焦虑”也在中小城市蔓延。


           县城的房价上涨,也隐现炒房团的身影。有受访专家认为,地方政府提高土地拍卖价格、房企制造“新房稀缺”印象等因素叠加,在一些地方引发新房抢购,形成房价上涨预期。


           虚火过旺需“降温” 合理增长宜引导


           刘明宇认为,东南沿海发达地区一些中小城市的房价水平较高,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“城市的房价主要与需求方购买力有关,与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,与城市的行政级别关系不大。沿海地区的一些中小城市人均收入水平远高于一些省会城市,居民消费水平能够支撑较高的房价,房价适度上涨有一定合理性。”


           与此同时,一些受访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,在这轮房价上涨中,成交热度“下沉”带来楼市调控“下沉”,一些百强县和房价涨幅较大的县市也面临调控升级。


           2020年以来,长三角、粤港澳地区热点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显著转暖,盐城、泰州等多城频出“地王”,房价上涨预期强烈。“房住不炒”“因城施策”背景下,热点城市仍需保持调控定力,结合市场实际变化,及时采取针对性的调控政策措施。


           受访专家表示,考虑到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,房地产调控需要进一步精准施策,对存在明显炒作痕迹、虚火过旺的县城楼市,政府应及时出手“降温”,而对一些人均收入水平较高、经济增长速度快、人口导入较多的中小城市,宜理性看待房价合理上涨。同时,可在土地政策上支持一些有竞争力的中小城市扩大城市规模,提升其在区域的辐射能力。